第二章

麦高和朱里诺张口结舌的瞪着从外头走进大厅来的伊迪南,他的胸前紧紧缠着一个女孩,那个娇小的女孩就像只八爪章鱼一样抓在他身上,她的双手用力的勒在他脖子上,双脚也极为可笑的缠在他腰上,就像…咳咳…浣…浣熊…

偷觑着伊迪南难看到极点的脸色,麦高和朱里诺只能强憋着笑意在肚子里打滚闷笑。

“该死的,还不快帮我把她拉开!”伊迪南吼道。

麦高正想问他该怎么拉,女孩已先尖叫起来。

“不!别想!除非我见到那个什么南的,否则我绝不离开你身上!绝不!”她猛摇着脑袋,圆圆的脸蛋上是一片坚决之色,帮得高高的马尾巴在空中甩来甩去。

麦高若有所悟的哦了一下,“你就是今天一整天吵着要见我们老大的那个东方小女孩吗?”

女孩不高兴的皱眉。“我不是小女孩,我已经满二十岁了,是成年的大女孩了!”她严正抗议,“还有,我叫丁霓霓。”

“哦!好,好。”麦高忍着笑。“那…丁霓霓小姐要见我们老大是吗?”

“对!”霓霓用力点头,下颚重重的敲在伊迪南的肩头上。“我一定要见到他,否则我死也不离开他!”她收紧手臂。

朱里诺忍不住说:“可是…你不是正抱着他吗?”

“耶?”霓霓不觉惊异的稍稍放松手臂往后仰,好仔细端详那张黑脸。“你就是那个什么南的?”

伊迪南咬紧牙根紧绷着脸没出声,朱里诺忙道:“没错,他就是我们老大伊迪南。”

霓霓又蹙眉、又歪头的打量半天后摇摇头,“不对,你们骗我,他才不是那个什么南!”说着,她又紧紧趴回伊迪南的脖子上。

麦高几乎可以听见伊迪南的咬牙声,他忍着笑说:“我们真的没骗你。他真的是…呃…那个什么南。”

朱里诺噗嗤一声忙又收回。

霓霓却在伊迪南的颈项边儿上猛摇头。“不对,他不是那个什么南,你们骗我,我才不会上当!”

麦高纺,他看见伊迪南乌黑的头发上在冒烟了。“是真的啊!我们真的没骗你。”他一再声明事实。“我不懂,你又不认识…呃…那个什么南,为什么会认为我们骗你呢?”

霓霓侧过头来瞪他一眼。“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走路吧?虽然我没见过那个什么南的,可是我听说过啊!西区那边的人都说他好恐怖、好可怕的,就连其他三大家族见了他都要发抖,用肚脐眼想一想就知道他一定长得很抱歉,说不定还是个老怪物,而他…”她勒勒双臂中的脖子。“长得比我崇拜的梅尔吉勃逊还要英俊性格,就差不是金发蓝眼而已,笨蛋才会相信他是那个恐怖的老怪物呢!”

这下子,就连伊迪南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他总不能划花了自己的脸来证明自己就是伊迪南吧!

霓霓认为自己非常聪明的看破了他们的谎言,她不觉得意的笑道:“没话说了吧?哼哼,反正我一定要见到真正的那个什么南的不可,否则我就一辈子缠在他身上!”她阴险的笑笑。“吃在他身上,尿在他身上,顺便…嘿嘿…拉在他身上!”

伊迪南突然挑挑眉,他举手阻止正想叫人来证明他身份的麦高。“真的不离开我?”

“绝不!”霓霓断然道。

还好她已经和爸妈说过,有很大的可能会在南区这边的旅馆住一宿,所有的人都知道费城南区是全费城,不,全宾州,不,全美国最安全的地区,爸妈当然很放心,所以她大可以放心的和他长期抗战了!

“很好!”伊迪南冷冷的应道,随即转身朝里间走去。

麦高和朱里诺茫然的望着突然离去的伊迪南,他们想,或许伊迪南是想到了什么好方法可以证明他的身份了。

但是…叫人来证实不是更快、更简便吗?

霓霓不停的转动脑袋打量他们刚进入的超级大房间,一张古老的四柱床惊心动魄的杵在房间正中央。她不觉吞了吞口水,双手下意识的抱得更紧了。

“这…这是哪里?你…你想做什么?”

“我的房间,”他边说着边扯破自己的上衣,“我要睡觉。”他用力拉掉破碎的上衣,包括隔在他们中间的部分。

霓霓惊吓的倒抽一口气。“你…为什么…为什么…”

“我习惯裸身睡觉。”

他若无其事的褪去长裤和内裤,霓霓却惊得差点掉下去,但是,四个表、堂姐妹的影子及时掠过她恐慌的脑海。她暗暗一咬牙后,双手双脚仍然毫不松脱的缠在他身上。

不成功,毋宁…

伊迪南一把撕破她的T恤!

“啊!”她尖叫。“你干什么!”

伊迪南的手毫不停顿的一一除去她身上的衣物,就连长裤他也是撕得碎碎裂裂后扯开。

霓霓后悔极了,她后悔为什么因为怕热而不穿牛仔裤!坚韧厚实的牛仔裤应该不是那么容易撕破的吧?

“如果有女人陪我睡觉,我喜欢她也是****的。”

“我不喜欢!”

“既然是你缠上我的,我想,你应该迁就我的意思吧?”

最后的胸罩和内裤也被除去了,霓霓唯一能做的就是缠得更紧,绝不露一丝缝隙好让他能扒开他们,同时脑海里让姐妹们的身影列队一一走过去再走回来,走过去再走回来,走过去再走回来…

他松懈四肢仰躺在大大的床上,不到一会儿,霓霓便感到自己的双手双脚僵硬酸麻得几乎不像是自己的了。

她偷观一眼呼吸平稳、似乎已熟睡的男人,这才敢略略松开四肢微微伸展一下,再挪动一下身子让自己舒适一些。

浓密的胸毛顽皮的在她双峰上搔痒,但是她不敢去抓,深怕手伸上来时不小心惊醒了他,一切便都要前功尽弃了!于是,她只能蠕动胸部,利用他的胸毛替自己抓痒。

她一直搞不懂西方男人满身的毛除了保暖之外还能有什么用处,现在才知道它的正确功用…抓痒。

好一会儿后,她才满意的、松懈的、逐渐的进入睡梦中…

她不应该睡的,可是昨晚一整晚没睡,又辛苦徘徊了一整天,她实在累呆了嘛!

伊迪南单手撑着脑袋静静的望着熟睡的霓霓,现在她的手脚总算恢复正常的姿势了。她的身躯实在很娇小,他想,但是曲线玲珑、凹凸有致。他情不自禁的拿手指轻轻碰触她丰盈的胸脯,嗯!坚实柔软。

他的手从她的胸脯慢慢爬升到柔美的颈项,再到圆圆可爱的脸蛋上,微翘的小鼻子,微张的嘴稍嫌大了些,但是更适合亲吻,他又想,淡红的双颊上点缀着几颗雀斑,双眼…

他记得她的双眼也是灵活可爱的,她的一切就是那两个字…可爱,就足以形容所有了。

当她紧紧的攀附在他身上时,他原可以使力扳开她,但是他没有,那时候他就知道自己要她了。

是的,他想要这个身材小得像个小女孩,脸孔也可爱得像个小女孩,个性更是滑稽有趣得像个小女孩的女孩!

当然,他也很意外自己竟然会对这个小东西感兴趣,但是他就是想要她,他的心不停的嘀咕着要她,他的身体更是喧嚷着要她!而这就足够了,多久或是结果会如何,他都不曾去考虑那么多。

此刻,他只想要她!

于是,他的唇在她的鼻尖上轻轻点一下,然后是双颊,接着是红唇…

她倏然侧过头去并咕哝着:“妈!再让我睡一下嘛!人家昨晚都没睡啦…”

停了一下,他又伸出舌头轻轻描绘着她小巧可爱的耳型,然后慢慢伸出去悄悄逗弄着,霓霓轻哼一声又转回头颅继续熟睡,他不再为她的动作所騒扰,他继续往下游移,温热的唇在颈项上留下湿濡的痕迹,在造型完美的高峰上流连不已。

在他含入小巧精致的粉红蓓蕾细细品潮,修长的手掌同时从她细小的腰间摩挲到健康结识的大腿上,手指轻重有致的揉捏挑逗出她一声细细的呻吟,然后又是一声,接着是另一声…

两颗细致的蓓蕾在他轮流吸吮下坚挺起来,如同他胯下一般,只是他更为坚硬巨大且悸动不已。

在连续的喘息娇吟声中,睡梦里的霓霓以着动物原始本能为他张开了双腿,他马上探入她腿间寻着那已为他准备好的潮湿。

沾满了手指的蜜汁令他迫不及待的翻身到她身上,巨大阳刚的男性抵着细小柔弱的女性核心微微挤压,她的娇躯微微一抖,纯粹是自然反应的往前寻求**的根源,温暖的巢穴立即紧窄的包裹住他最为敏感的男性顶端。

他倒抽一口气,在完全非自主的意识下,他猛力往前刺去,帘感到一层阻碍在他的粗鲁冲撞下的破裂。

“啊!痛!”

霓霓尖叫一声,双眼猛睁,痛楚、困惑在瞳孔中交织,她惊愕的瞪着趴在她身上的男人,不到三秒钟,她便搞清楚那撕裂般的剧痛是从哪儿来和如何来的了。

明了之后,她立即开始剧烈的挣扎,想将伏在她双腿间的高大男人推开,同时也将那个硬塞进她体内,并强行将她撑开的巨大坚挺推离她体内。

伊迪南紧抓住她胡乱挥打的双手固定在头的两侧,然后开始由慢而快的律动,几乎完全抽离她体内,再狠狠的刺入最深处。

他贲起的手臂重重的压在她的双腕上,就像铁铐般紧紧锁住她,无论她的身躯如何挣扎蠕动,依然躲不过他坚决刺入她体内的炽热**。

巨大坚硬的男性一次又一次的抽离,却又一次又一次精准确实的送入,不断的强行挤入她紧缩的入口、撑开她窄小的甬道。霓霓的挣扎对他一点用处也没有,他仍然尽情的在她身上索求自身的满足。

他的脸庞僵硬紧绷,全身的意识完全集中在跨下无尽欢娱的根源,感受那温暖潮湿的紧裹与挤压,引来脊椎根部一阵强似一阵难以忍受的酥麻快感。于是,他的腰部就像充足电力的马达般,越来越快速的摆动,又深又有力。

明白自己的境况后,霓霓不在做无谓的挣扎,但她也没有哭,她只是不停的咒骂,用流利的咒骂,骂他,还有他十八代祖宗,他的所有亲戚朋友手下,他养的猫啊狗的一切宠物,还有他家的蟑螂老鼠苍蝇蚂蚁也没能逃过一劫。

而随着她的咒骂不休,他的动作也越来越激烈迅速,每一次撞击就好像被大铁锤敲击到一般,她甚至觉得自己在他有力的冲击下直往上移去。

半晌后,突然在一次猛烈的插入后,他遽然停了下来,并且开始剧烈的抽搐,还有粗哑的呻吟声从他嘴里逸出来。

她下意识的停止咒骂并凝视他,他的脸庞似狂喜又似痛苦般扭曲痉挛着。同一时刻,她感到有一股温烫的热流注入她体内,很诡异的,另一股怪异的满足感也在同时注入她的心口。

他颓然趴在她身上剧烈的喘息着,她的手被放开了,但是她没有推开他,她不想骗自己,她很喜欢他无力的趴在她身上的感觉。

虽然很莫名其妙,但那股满足感开始在胸口荡漾扩散,所以她只是恨声咒骂,“卑鄙无耻的小人!”

突然记起他是个听不懂的外国人,她马上用破英文又重复了一次。也亏她脸皮够厚,这种文法颠三倒四、照字翻字的破烂英文也敢拿出来现!而居然听得懂的伊迪南也算是功力深厚了。

又喘了好一会儿之后,他依然埋在她颈项间模糊的咕哝着,“你想要救你的姐妹们吧?”

她用力捏了他结实的肩背一下。“那和你强暴我又有什么关系?”

“既然你听说过很多关于南区科萨诺斯特拉的事,”他慵懒的说。“那么你就应该知道我不会无故去挑衅其他帮派,我必须坚持我的原则才能维护住南区的平和宁静,如果没有正当理由,我是不会造访其他帮派的。

“而让你成为我的女人,应该是最快的方法了,你应该知道,时间过得越久,她们受的罪越多。”

霓霓诧然的瞪大双眼。“你…你、真的是…”

他慢慢抬起头,“那个恐怖的老怪物伊迪南。”他淡淡的接腔道。

她愕然的张大嘴,两颗眼珠子不停的在他那张五官深邃,即英俊性感又冷峻性格的脸庞上瞧来瞧去,片刻后,她突发奇语。

“你为什么不去当电影明星?肯定比你干老大这一行收入要丰厚多了,而且,”她正经的点点头。“也安全多了。”

他颇感无聊的翻翻白眼又倒回她的颈间,霓霓却不想这么快放过他,她直摇晃着他的肩膀。

“喂,回答我呀!你为什么不去当电影明星?凭你的费司,我敢打包票,不用两年,你一定大红大紫,口袋麦克麦克!而且不必冒生命危险,总好过现在这种刀里进、枪里出的惊险生涯吧?”

“无聊!”这是他的回答。

霓霓双眼一瞪。“你就有聊啊!不拿刀、不拿枪你就不爽是不是?你们才有够无聊的,网爱拿那种打杀事件当英雄事迹来炫耀,这才叫无聊,懂不懂啊老兄?”

伊迪南无语。

“喂!”

“我不叫喂,我叫伊迪南-塔拉米亚。”他不耐烦的说。“还有,别吵我,我要睡了。”

“耶?”霓霓不敢置信的打他一下,“老兄,你就这样睡啊?你忘了吗?我是你刚刚强暴的女人,不是你的床垫耶!”

他的回答是挪动修长健硕的身躯在她身上找了个更舒适的姿势,甚至已渐渐软小的男性依然占有性的留在她体内。“这样比较方便。”他睡意朦胧的咕哝。

她又打了他一下,才不情不愿的用双手环抱着他,让他舒适的靠在她的颈侧。

从头到尾她只有生气,生气她的第一次居然是被强暴掉了!但是却没有一丁点儿怨恨、伤心或委屈,原因只有两个,一个是她原本就不是个小气悲观的女人,第二个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她喜欢他!

非常非常喜欢他…这个谣传中恐怖可怕的黑手党老大。

什么时候开始的?

天知道!他们才刚认识,不是吗?

***

翌日清晨,伊迪南依然在她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解决了自己的**,当她清醒过来时他早已不知进行多久了,如果不是他已进入最后的剧烈阶段,猛烈的摇晃足以摇醒死人,恐怕她还沉醉在环游世界的美梦中呢!

结果,她又只感觉到他喘息的痉挛和一股股热流的注入,接着,他继续喘他的,而她则喃喃的抱怨。

“什么嘛!我什么也没感觉到呀!就这样没了啊?就算是强暴我的一点小小的补偿也好啊!总该让我知道一下那是什么感觉嘛!”

他懒懒的起身。“下次,我下次会让你享受到**的真正美妙。”

她瞪着施施然进入浴室的颀长背影。“下次?”她猛然坐起来改而瞪着自己双腿间的血迹和残余。“什么下次?谁跟你下次?”

她倏的抬头朝没有关门的浴室大吼。“没有下次了!听见了没有,什么南?”

“伊迪南!”

“管你!”她不屑的回应。“反正没有下次就对了,这是仅有的一,不,两次,OK?没有下次,NO、NEVER、EVER、OK?”

没有回声,不,有冲浴声!

“伊迪南!”霓霓大吼。

冲浴声更大了,霓霓怒气冲冲的爬起来,左右一望只有满地的碎布,她低咒一声,拉起大大的床单好不容易才围裹住小小的身子,而后便在床单的牵绊下往浴室拖拖拉拉的走去,床单在身后拉成一条长长的尾巴。

才刚到浴室门口,伊迪南便光裸着身子出来,黑色鬈曲的胸毛上和头发上沾满了闪闪发亮的晶莹水珠,浑身纠结有力的肌肉在行动间形成优雅美丽的线条。

娇小的霓霓刚好平视着他胸口的垂饰,一个有着飞豹花纹的皮雕。

“先别急着进去,我正在帮你放水,你待会儿最好泡一下热水,可以减轻你的疼痛和不舒适。”

他说着,往更衣室走去,霓霓不满的盯着他,虽然光裸着身子,他却依然能保有帝王般的气势与魅力,就连进去时是委靡不振的“小帝王”,洗个澡后现在又是抬头挺胸、高高在上的了。

妈的,这世界绝对是不公平的,她下了结语。

她跟进更衣室。“喂!我说没有下一次,你到底听见了没有?”

穿上内裤后,他挑出一件象牙白的丝质衬衫穿上,连瞄她一眼也没有。“你不想救你的姐妹了吗?”

霓霓瞪大眼。“什么意思?”她发现再多瞪几次眼,恐怕眼珠子就要掉出来凉快了!“你不是已经睡过我了吗?这样还不够吗?”

“当然不够,”他说着,再挑出一件笔挺的长裤穿上。“只要我还想要你,你就得乖乖的留在我身边,直到我厌倦你之后你才可以离开。”

“放屁!”她冲口而出的怒吼,“狗屎!王八蛋!你在做梦!”

他仅瞟她一眼,然后开始扣扣子。“那你就只好自己想办法去救你那些姐妹了。”

她的眼珠子快速的转了转,接着突然冲过去从他敞开的胸前扯下那条皮雕坠饰项链,在他惊愕间,她将项链藏在身后倒退好几步靠在墙边。

“好,我自己去救,但是为了补偿我白白损失的贞操,你送我一条项链也不为过吧?”

那是一个历史悠久的硬皮雕,上面雕着一只飞豹,豹纹色彩仍然清晰鲜艳。她早就注意到了,伊迪南睡觉时并未取下它,就连冲浴时也依然挂在胸前,可见这是一个可代表他身份的贴身饰物。

伊迪南神情莫测的凝视她许久,然后慢慢走近她,她紧张的吞了吞口水再缩缩身子。

“你不是那么小气吧?连一条项链也舍不得给?”

他在她身前站定,修长的右手掌伸出来摆在她胸前。“给我。”

双手在身后抓紧了皮雕,霓霓摇摇头。“不要,我只要这条项链,以后我就不再来烦你了,我保证!”

伊迪南面容倏的变冷,双眼一寒,“给我!”他沉声喝道,声音严厉冷酷无比。

霓霓全身一震,她噘着嘴忍了又忍,终于抵不住他浑身散发出来的浓烈暴戾酷寒之气,身不由己的抖着手将项链放在他的手上。

他缓缓拿起来,将断裂的黑色绳子细细的打了个牢固的死结,然后出乎她意料之外的套上她的脖子。

“送给你可以,但是你要纺绝不可以让它离开你身上。”他平静的说。

喜出望外的霓霓头点得活像正在钻洞的啄木鸟。

“我纺!我纺!我纺绝对不让它离开我身上,否则我全家死光光!”

伊迪南满意的点点头。

霓霓也满意的低头偷笑。

这下子,有没有他都无所谓了!

***

当霓霓兴高彩烈的冲进旅馆房间内时,四对夫妻外加两个男孩子正为保安卡和萨宾利的狮子大开口而苦恼万分。

“怎么样?你们这边的情形如何?”霓霓跳到母亲身边坐下,并亲昵爱娇的搂着母亲的手臂。

夏玉堇摇头叹息。“对方的要求付是付得出来,但是恐怕大家都得倾家荡产了。”一连串的叹气声随着她的话而此起彼落。

“那就算了,我们自己来想办法就行了!”霓霓胸有成竹的说。

“什么办法?”夏玉莲哭着脸。“我们自己又能想出什么办法来?除了报警。但是这两天我听到的越多,也就更不敢去报警了,他们在警局内都有线人,只要我们一报警,雅芳她们的命就全没了,这有好多例子摆着呢!”

“谁说要报警了?”霓霓反驳。“看我的就行了!”她拍拍胸脯并站起来。“你们在这儿等着,我现在就去带她们回来。”

夏玉堇连忙一把拉住她。“你想干什么?整晚不见人影,你现在又想到哪里去搞什么鬼了?”

“妈!”霓霓叹道。“我昨儿个晚上就是想办法去了嘛!现在我有办法了,所以我要去罗契费家族找他们的老大亚科诺要回表姐她们啊!”

众人惊呼。“你疯了!你想羊入虎口吗?”

“安啦!安啦,没把握我敢这么笃定的说要去带人回家来吗?”

“不行!”丁文林坚决反对。“你绝对不可以去!”

霓霓唉了一声,“爸呀!难道你不想救人了吗?”

“当然要!”丁文林说:“你可以把方法告诉我们让我们去救就行了。”

霓霓翻翻白眼。“不行,这一定要我亲自去才行。”

夏玉堇狐疑的望着她。“到底是什么办法?”

“放心啦!山人自有妙计,说破了就不灵光啦!”霓霓自信的扬起下巴。“反正,保证能安全的将她们全都救回来就是了。”

丁文林和夏玉堇对视一眼,又皱眉想了想后才说:“好吧!那大伙儿一块去。”

霓霓目瞪口呆的看着所有人全站起来准备跟紧她。

完了!

她在心中哀哀叫,早知道自己先把人救回来再说,现在…唉!到时候说话不小心一点,可就不太好交代罗!

***

罗契费家族的组织总堂口位在费城东区郊外的豪宅,但老大亚科诺一向都待在东区热闹市街的自由购物中心附近的一件酒店内。

酒店内的舞厅在上午一向不开业,至少这家酒店是如此,因为这家酒店的营业额有一半是赚皮肉钱,没有人一大早就上门**的。

此刻,舞厅内,四个女孩面容憔悴苍白的呆坐在亚科诺后面不远处,六个凶恶的大汉分别守在女孩身边,四个女孩中,年纪最小的远远望着父母嘤嘤哭泣,而年级较大的就恨恨的咬牙切齿的暗暗咒骂。

坐在亚科诺对面的是以霓霓为首,悲痛焦急的亲人们,霓霓扫一眼左右不下十多位的爪牙,看样子,亚科诺也防着他们上门来强行救人。

在一片令人窒息的静默中,丁文林首先出声打破沉默。

“你要怎么样才肯放人?”

亚科诺慢条斯理的抽一口雪茄再缓缓吐出,邪恶的扫过四个满眼怨恨的女孩之后才撇撇嘴回道:“等我玩腻了再帮我转够赔偿费后,我自然会让他们离开。”

三个母亲立即失声啜泣,三个父亲和两个兄弟则同时跳起来怒声责骂。

“你这个畜生!怎么可以…”

在亚科诺暴闪出阴戾的目光时,丁文林一家人忙拉下五个失控的男人,以免场面落到无可挽回的地步。

而霓霓也及时开口道:“恐怕你最好是马上放人,否则你回后悔莫及喔!”

亚科诺有趣的瞧她一眼。“哦?”他悠然的再抽一口雪茄。“你口气真大啊!你可知道你在跟谁说话?”

霓霓刻意摆出一副轻蔑的姿态。“也不过就是费城东区的老大嘛!”

周围所有的爪牙马上张牙舞爪的向前,想要好好教训这个无礼的小女孩一顿,亚科诺却扬手挥退他们。

“那能否请问大小姐,你又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呢?”

霓霓隔衣捏着皮雕,这是伊迪南的贴身饰物,大家应该都会认得才对,她想,理论上是这样,但是实际上呢?

霓霓犹豫着,然后在那三对急切焦虑的父母亲期盼的目光下,她猛一咬牙,依然掏出T恤内的坠饰。

“我是他的人!”她傲然道。

周围的反应是吓人的,抽其声此起彼落,惊呼声连连,甚至有人身不由己的倒退而绊倒椅子。

亚科诺手中的雪茄倏然掉落,苍白的脸上和他所有的手下们一样写满了恐惧与惊慌,霓霓因为似乎看见他在微微发抖而侧首向父母询问的瞥一眼。

你们有看到他在发抖吗?

他们没瞧见霓霓询问的眼神,因为他们和其他九个人一样正不可思议的望着亚科诺惊人的反应,他们转而望向霓霓胸前的链坠,在同时将询问的眼光投向霓霓。

霓霓忙装作不知情的将眼光投注在亚科诺脸上,“如何?可以放人了吧?”她挺起胸膛尽力挤出她自认最冷酷无情的腔调。“你不想让他亲自来跟你要人吧?”

亚科诺瞪着她良久之后,令人讶异的,恐惧之色竟缓缓从他脸上退去,一抹嘲讽的笑容慢慢的在嘴角荡开。

“厉害呀!小姑娘,你真厉害呀!不过是才来几天的观光客而已,居然能知道那么多。”他啧啧两声。

“告诉我,小姑娘,你是如何从他那儿偷来这个链子的?陪他睡觉吗?”他随即自答。“不,你不够出色,他绝对看不上你的;或者是到他那儿工作时偷来的?告诉我,我真的很想知道。据我所知,这个饰物他可是从不离身的呢!你居然有办法从他身上偷来,这真的很不简单、相当不简单!”他似乎真感好奇的往前倾了倾身子问道。

霓霓愣了愣。“当然是他送我的!”

亚科诺摇摇头。“可惜你知道的还不够详尽,小姑娘。”

他手往后伸,身后的手下马上递上一根雪茄并为他点燃,他深深吸一口,然后以揶揄的眼光瞥着一脸茫然的霓霓。

“让我来告诉你好了,小姑娘。首先,女人跟他在一起都是心甘情愿的,所以对他是毫无所求,而他也从不送她们任何东西,即使是一朵小小的花,他甚至从不和她们用餐、不和她们聊天说话、不和她们过夜!

“事实上,根本没有所谓他的女人,他也从不承认有谁够资格做他的女人,他纯粹当她们是发泄**的工具,根本不当她们是人,所以绝不可能为她们出头做任何事,除非她们是他地盘上的居民。而你,小姑娘,我相信你绝对不是他地盘上的居民吧?”

他又深吸一口味道浓烈的雪茄。“再来是最重要的一点,”他嘲弄的瞥她一眼。“谁都知道,他绝不会将那个链坠送给任何人,因为那是他父亲的遗物。”

霓霓不自觉的脱口叫道:“可是他真的送给我了呀!”

亚科诺摇摇头。“我不知道你是如何从他那儿偷来的,也不在乎,但是我给你一个衷心的劝告,赶紧拿回去还给他吧!你觉得我可怕,但是他却比我更可怕万分,你不会想知道他的惩罚报复手段的。”

怎么会变成这样!

霓霓无助的回头望望父母,又转向亚科诺再一次挣扎。“请你相信我,这个链坠真是他送给我的,还是他亲手为我戴上的呢!”

亚科诺好笑的侧首说了一句意大利语,所有的手下都轰然大笑起来,接着他笑着回过头来。“小姑娘,赶紧拿回去还给他吧!至少你主动拿回去还给他就不会牵连其他人,否则…”他摇摇头。“你才真的会后悔莫及哟!”

“那…那…”霓霓呐呐的道:“她、她们呢?”她看看四个脸色苍白的堂表姐妹们。

“留着。”他淡淡的说。

这边惊慌失措的亲人们还没来得及抗议,那边最年幼的朱雅丽已然跳起来大叫。“不!你们骗人!我以为你们要来救我们出去了,你们骗人!你们要把我们扔在这儿不管,自顾自的走了对不对?”她哭叫道。

“不!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再让他碰我了!我不要啊!霓霓比我大,叫她来替我,我最小,我不应该受这种罪,妈,叫霓霓来替我吧!妈!”

霓霓张口结舌的瞪着朱雅丽,可笑的是夏玉荷居然真的转头向她哭求。“霓霓,可怜可怜雅丽吧!她承受不了了啊!”

霓霓失措的望向同样不知如何是好的父母,而亚科诺却有趣的瞟着她。

“老实说,虽然你长得还算可爱,但还是没有她们之中任何一个一半好看,不过…”他上下打量一眼。“如果你还是处女,我倒可以考虑一下。”

“妈,救我啊!”

朱雅丽依然哭叫着,夏玉荷紧紧拉着霓霓的手啜泣。“求你,霓霓,帮帮雅丽吧!”随即她又朝着夏玉堇哀求。“玉堇,帮帮忙啊!你也看到了,雅丽快崩溃了啊!”

“霓霓,你不愿意帮我吗?”朱雅丽满面泪痕,她怨恨恶毒的瞪着霓霓。“我知道,因为你嫉妒我对不对?你嫉妒我比你聪明比你漂亮,所以你看到我在这儿受苦你就忍不住在心里偷笑,你不愿意帮我,因为你恨不得我在这儿多受一点苦对不对?对不对?”

这算什么跟什么啊!霓霓无措的抓抓脑袋,就算她真的想帮忙也帮不上呀!她早就不是处女了嘛!可是她能就这么嚷嚷出来吗?

就在这一团乱的当儿,楼下突然慌慌张张的冲上来一个手下,脚步踉跄的几乎摔一跤的冲到亚科诺身边,他在亚科诺耳边低语几句,亚科诺便突然像被点了穴道一样遽然僵住了!

“老大…”

那个手下才刚慌张的叫了一声,背对着楼梯的霓霓等人便惊讶的发现亚科诺那边所有的人突然面色惊恐的瞪着楼梯口,霓霓等人自然而然的顺着他们畏惧的目光转头望去…

“耶?”霓霓惊呼。“你怎么也来了?”

依然是清晨穿上的那套象牙白丝质衬衫和笔直黑长裤,英俊的脸庞上一片冷漠淡然,漆黑如俺夜般的黑眸冰冷深邃,几绺乌黑的发丝顽皮的垂落在高耸的额前,半敞的胸口露出浓密的胸毛,整个人性感得惊人。

伊迪南懒懒散散的走向霓霓,他浑身散发出浓烈的男性魅力与霸者的气势,麦高和朱里诺紧跟在侧后两旁,霓霓猜测他们两个可能是伊迪南的贴身保镖。

伊迪南停在霓霓身前,他微俯身,伸手抚摩一下她胸前的皮雕,霓霓自然的垂头望一眼,旋即不满的抬头抱怨。

“什么嘛!这个根本一点用也没有,他们不但不听我的,还嘲笑我呢!我看你根本就没有传说中那么威风吧?”

伊迪南的眼光猝然变寒,但是他没有发作,仅是抬高手在她气嘟嘟的脸颊上抚摩着。“怎么样?”他状似不经心的淡淡问道。

霓霓当然知道他在问什么,她又咬唇又噘嘴的瞪了他半晌,而当她眼角不经意瞥到四个凄苦惨然的姐妹们时,她终于长叹一声。

“好吧!我答应你。”

“早答应就没这么多麻烦了。”伊迪南几近宠溺的揉了揉她的脑袋,“你最好现在就能牢牢记住,只要我还想要,你就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说完,他就转身朝亚科诺走去。

“猪猡!”

他追加的这几句话,令霓霓火大失控的跳起来,像头出闸蛮牛似的冲向他,在一连串的惊呼声中,就在她即将要撞上他的那一刻,他突然转回身,霓霓就这样一头狠狠撞进他的怀里了。

他顺势抱起气呼呼的她,轻轻松松的将她提起来与他面对面。“这么急,嗯?”

她的脸色顿时染上大红艳彩,“放开我!”她又羞又急的大叫。

“当然。”他放下她后又多了句。“现在地点不对。”

霓霓灰头土脸的逃回满脸惊诧狐疑之色的父母身边,口里则掩饰性的向众人解释。

“你们放心,有他来就搞定了。”

就在看到伊迪南出现的那一刻,亚科诺便清楚了解到他错估了一件事,他以为伊迪南看不上那个毫不起眼的小女孩,没想到一个简单的逻辑推理却完全判断错误。

看样子,伊迪南不但看得上她,而且还喜爱得很,至少他没听说有任何人敢在伊迪南面前如此放肆。

而这个简单的错误,令亚科诺在心中沮丧的哀叹,很可能会要了他的老命!

伊迪南靠坐在亚科诺前面的桌沿,双手抱胸,两条修长的腿伸直在脚踝处交叉,他冰冷的双眸无情的紧攫住亚科诺,冰冷得令亚科诺全身发颤、冰冷得令四周的空气也逐渐冻凝起来。

令人发寒的气氛在无形中扩散开来,恐怖的沉默,像魔鬼的双手紧紧的扼住所有人的喉头。

霓霓终于明白,为什么人家都说伊迪南恐怖可怕得惊人了,光是他如同恶魔般的寒冽眼神和冷酷气势就足够吓掉人的三魂七魄了!

他为什么不赶紧开口?她暗忖,难道他不知道这种气氛快令人窒息了吗?

亚科诺额上的冷汗像雨滴般的涔涔而下,伊迪南这才淡淡的开了金口。

“你让我的女人不高兴了。”

他的女人!此刻霓霓倒希望他没有开口。

亚科诺也希望他没有开口,至少他能多活一刻。

虽然张开了嘴巴,亚科诺急着想向面前的主宰者解释自己并不知道她是他的女人,但是亚科诺却惊恐的发现,自己竟然无法使用自己正常的语言系统,只剩下粗嘎可笑的啊啊声。

“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她是我的女人,看到我的饰物,你就该明白除了我的女人,没有人胆敢戴上它。”

他垂下眼睑。“也不要告诉我你不相信她能拥有我的饰物,我要的是什么样的女人,只有我自己能决定,其他人只有接受而没有质疑的余地。”

此刻连啊声都没有了,亚科诺只是绝望的盯着面前的催命使者。

“你该知道我的原则…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伊迪南缓缓的抬眼,依然是令人冻到骨髓里的冷酷神色。“你自己说,我该怎么处理这件事?”

“我、我向、向小姐道、道歉…”好不容易挤出来的声音确是破碎沙哑得连亚科诺自己也不认得。

“…小姐要、要求什么赔♀偿我…全都照、照办。”

伊迪南不经心的瞥一眼亚科诺身后的女孩子们。“她们有几个被碰过了?”

亚科诺抖了抖,“全…全部。”他一点儿也不敢隐瞒。

“被多少人碰过?”

“我…只有我。”

“你可真厉害啊!”伊迪南嘲讽的道,亚科诺更害怕了。“才一天两夜就包办了四个女孩!”

伊迪南冷哼一声,然后头微潮后侧喊着。

“小东西!”

不是在叫她吧?霓霓不由得大大的皱眉。“你叫谁?”

“你。”

“我不叫小东西,”霓霓抗议。“我叫霓霓,丁霓霓。”

“明白了。”

霓霓满意的点点头。“明白就好。”

“小东西…”

“我不是东西啦!”霓霓不自觉的大叫,旋即又改口。“不、我当然是东西…不、不、我不是…不对、我…”

她顿了顿,倏的大吼。“你才不是东西呢!”

她身边的人都惊愕的瞪着她,伊迪南不耐烦的垂下眼帘。“小东西,你到底想怎么处理这件事?”

又想大骂的霓霓忙改口。“当然是接回她们嘛!”

“然后呢?”

霓霓茫然的眨眨眼。“然后?”

“对她们受到的侮辱,还有他…”伊迪南瞥一眼亚科诺。“让你不高兴的事,”他合上眼。“你打算如何惩罚他和要求什么赔偿?”

霓霓愕然的张大嘴,她只想到能接回姐妹们就阿弥陀佛了,哪曾考虑过那么多?

她不由得望向姨妈和堂伯父他们寻求答案,但在他们的脸上,她也看到同样的不知所措,于是她转而看自己的父母。

夏玉堇马上低低说了句。“先把人接回去,其他的过两天再说。”

霓霓把话原封不动的传达给伊迪南。

他斜睨一眼亚科诺。“你听到了?”

亚科诺急急的点头。

“朱里诺,你送她们回去。”伊迪南紧盯着亚科诺。

“我还有些事要和亚科诺老大谈一谈。”

亚科诺倏的面色如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