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深井玲子、黛妮儿和史帝夫都莫名其妙的离开卓克索大学了。

没人知道为什么,霓霓自然也不知道,不过她并没有兴趣去探究原因,她只要知道从此以后她们不会再来烦她就好了。

虽然,她依然为参观海港博物馆那天的行踪感到万分疑惑,然而伊迪南似乎一点儿也没有为她解开谜底的打算。

大概也不会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吧!她大而化之的脑袋这么想着,反正就是一天有过去了嘛!想它那么多做什么哩?

于是,对霓霓来说,那一天就算是跟往常的任何一天一样过去了。

但是对玛莉亚来说,那天的结束却是另一个阴谋计划的开始。

她怎么可能就此放手呢?

***

霓霓气冲冲的冲进书房来,手上厚厚的原文书砰一声扔在桌上,旁边的文件蓦的飞起来又缓缓落下。

伊迪南慢慢的抬起头。

“说!伊迪南,你是不是派麦高跟踪我?”她一手叉腰、一手指着伊迪南,十足的茶壶状,还是那种泡老人茶的小茶壶。

“不要跟我说没有,我就不信每一次玛莉亚来找我时,麦高也都那么恰好的来找我。”

伊迪南往后靠向椅背。“没错,我是叫他跟着你。”

霓霓的双眼怒瞪着他。“为什么?”

伊迪南淡淡的道:“你有孩子了,我让麦高看着你不要去做些危险的事。”

“不要去做危险的事?”霓霓挑高眉头嘲讽的重复,而后冷笑。“我看是看着我不让我去找别的男人吧?”

伊迪南倏然眯起眼。“是玛莉亚跟你这么说的?”

“没错!”霓霓抬高下巴。“她警告我早晚有一天你会开始这么做的,我只是没想到这么快而已。”

伊迪南冷眼瞧她。“你信她不信我?”

“我自然知道她也没安什么好心眼,但是她也没说错,你不爱我,所以不可能信任我,而你以前又受过教训,现在自然会加倍小心,这些我都能接受,但是…”她咬咬下唇。“为什么是现在?为什么是在我还怀着你的孩子的现在?难道你怀疑这个孩子不是你的吗?”

伊迪南冷哼。“你中她的毒太深了。”

霓霓悲哀的摇摇头。“如果你怀疑我,你也可以直接问我啊!你知道我的个性的,如果我真的喜欢上别的男人,我一定会老实告诉你,为什么要对我做这种事呢?难道在你眼中,我真的是那么不堪的女人吗?”

伊迪南冷漠的摇摇头。“现在我说什么都没用,等你自己想清楚一点再来跟我说话。”

霓霓凝视他许久后,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从一开始,我就是你生孩子的工具而已不是吗?”她苦笑道:“无所谓,我愿意做你的生产工具,但是你至少要给我一点点尊重和信任吧!”

伊迪南垂眼无语。

“我跟你保证这个孩子是你的,”她抚着小腹。“也向你纺,如果我喜欢上别的男人,一定会主动告诉你,拜托你不要再让人跟着我好吗?请给我一点尊严吧!”

伊迪南不言不动。

霓霓哀伤的望着他。“你真的这么不信任我吗?”

伊迪南抬眼。“我派人跟着你是要保护你,如果你不相信…就算了。”

霓霓嗤之以鼻。“保护我?保护我什么?我出过什么事■过什么麻烦吗?没有啊!以前并不需要保护,为什么现在就突然需要了?”

伊迪南没有回答。

霓霓凝目看他。“告诉我,伊迪南,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突然开始怀疑起我来了?”

伊迪南半合上眼睑。

“或者,有人在你面前说了什么闲话?”

伊迪南默然无语。

“告诉我,伊迪南,看在奥修斯的份上,至少让我有个辩解的机会。”霓霓哀求道。

伊迪南依然悄然无声。

霓霓咬咬牙。“请你叫麦高不要再跟着我了。”

伊迪南仿佛一尊石雕像。

霓霓叹息。“求你,伊迪南,给我一点尊严和信任吧!”

在伊迪南固执的沉默中,霓霓长久深沉的凝视后,她的脸色逐渐变得僵硬而愤怒。

“我是人不是东西,伊迪南,不要想这么随意侮辱我!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顶多命一条给你,你想要就来拿啊!”

伊迪南抬眼冷视她。

霓霓冷笑。“很好,伊迪南,不要以为我不懂得反抗!”

她下巴猛的一扬。“叫他跟着我呀!我不会躲吗?我不会让他有机会告诉你我的一举一动,就好像我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似的!”

伊迪南冷然的眯起眼。

“是啊!我会躲,我会让他找不到我的踪影。”霓霓嗤笑。“我看你还能把我怎么样?”

话毕,她转身就走,伊迪南紧紧的队着她的背影,双眉逐渐聚拢。

他蹙眉沉思片刻后,打了一通电话,而后上楼回卧室里换了一套黑色服饰,急着下楼唤来朱里诺吩咐几句后,两便同时不同车的出门去了。

***

于是,除了上课时间外,霓霓开始和麦高玩起捉迷藏来了。

这种情形自然是玛莉亚最乐于见到的,当然她也有“体贴好心”的适时伸出“援手”,但就如霓霓自己说的,她也知道玛莉亚没安什么好心眼,所以她当然婉拒玛莉亚的“好意。”

这样也好,玛莉亚心想,至少能撇开她的嫌疑。

直到霓霓逐渐熟悉躲避的诀窍之后,玛莉亚才暗中从洛杉矶调来人手,一个懂得如何制造意外的人手。

然后,她也开始和萝莎妮雅分头跟踪起霓霓来了。

只要觑着时机,一个不幸的意外产生后,疼爱儿子的伊迪南自然会考虑到可怜的奥修斯需要一位新的母亲来照料,热爱孩子的他,应该不会舍得让奥修斯成为一个无母的孩子的。

届时,只要她耐心一点缠在他身边,相信总会让她逮到机会的。

以前是她任性、年轻,没有耐性,这一次,她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然后,她会为伊迪南生下许许多多的孩子;然后,他就离不开她;然后,他就会爱上她…

***

悄然从学校后门隐出的霓霓,纯熟的搭上紫色公车,由市政府开往西北区,经过市中心的主要旅馆、购物中心、观光地点;然后经过独立公园、河岸地区到MarketSt.后下车。

她经过自由钟纪念馆、富兰克林庭院进入TheGally购物中心,在里面胡乱转了好几圈才从侧门溜出来,在巷萃灵拐去的来到CheastnutSt.有由独立会堂附近转入6thSt.跳上76号公车。

在德拉瓦河滨水地区的班富兰克林桥附近,霓霓下了车,这才开始悠哉游哉的在附近的俱乐部闲逛,但偶尔还是会谨慎小心的拐入巷弄绕几圈再出来。

她沿着德拉瓦河上漫步前行,脑袋里苦思着伊迪南为什么开始对她起疑?是她做了什么让他不爽的事吗?

还是他已经开始对她厌倦了,所以想找个藉口来甩掉她?这也不需要啊!凭他的身份与个性,他想如何就如何,哪用得着找藉口啊!

迎面而来的行人不小心擦撞了她一下,她喃喃念一句对不起后,无意识的右转入巷道中继续自问自答。

或者真是一朝被蛇咬‘年怕井绳?还是他原本就隐藏有多疑的个性?

看起来不像啊!是她不够了解他吗?也许吧!他那么深沉难测,谁看得出来他那颗复杂的脑袋瓜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除非是他肚子里的…

“霓霓!”

一声惊恐的叫喊,倏然打破她的沉思,后背传来的战栗感,令她应声抬头往后看…

一辆高速驶来的轿车,在狭窄的通道中直直向她冲过来,她正站在交叉巷弄的路口,她原本可以跳入或左或右边的巷弄中闪避,但是轮胎高速转动的尖锐叫声麻木了她的知觉,望着有如电影中刺激镜头的场面,她猛一下僵愣住了。

她呆呆的看着车子在两秒内就冲到她前面,而完全无法做出任何反应,轿车前方的引擎盖似乎就要碰到她挂在前面的包包了…

蓦发的一股猛烈的冲撞力从她身测传来,将她撞向左边的巷弄中,在她感觉到自己的身子飞出侧方的同时,也清楚听到一声可怕的撞击声,当她重重落地后两秒,另一声恐怖的重物坠地声也从她前方传来。

摇了一下昏眩的脑袋,她抬头向前方望去,首先进入瞳孔内的是迅速遁去的轿车,而眼角扫到的是蜷伏在前方左边寂然不动的人体。

是那人救了她!

是他牺牲了自己救她!

她又甩了甩脑袋,才开始吃着爬起来,她挣扎半天后,终于勉强站起来,咬牙忍受着浑身的酸痛,一拐一拐的朝趴卧在前往的人走去。

行进中的霓霓,这才注意到那人全身黑色的服饰和熟悉的身材,她的心中倏然升起一股浓重的不安,下意识的加快脚步,恐惧的盯着从那人身体下溢出的鲜血。

她的脑袋里回想起适才的喊叫声,同样熟悉的声音,令她更加惶恐的拖着脚半跑起来。

她终于来到他的身边,颤巍巍的跪下来,抖颤不已的手伸出去将那人朝下的脸庞转过来…

她蓦的惊恐的倒抽一口冷气,而后高声哭喊…

“不!不要是你!伊迪南!不要是你啊!”

***

手术室前的待客厅一隅,茫然呆坐的霓霓像失了魂魄似的,空洞呆滞的目光视若无睹的朝向正前方。

朱里诺在手术室前焦急不安的踱来踱去。

同样着急的麦高深吸几口气压下心中的不安,他轻轻的坐在因惊惧过度而有点痴呆的霓霓身边,拍拍她的手安抚道:“他会没事的。”

霓霓恍若未闻。

稍稍提高了一点声调,麦高再度拍拍她的手。“霓霓,他会没事的,霓霓。”

她动了动,而后僵硬的转过头来,迟钝的将目光投在他的脸上。

“你保证?”

保证!麦高窒了窒。“这…霓霓,伊迪南的身体一向健壮,他…他应该能够熬得过去的。”

“应该?”霓霓喃喃道:“不应该发生的事都发生了,应该的事凭什么一定会发生?”

“霓霓…”

“麦高,告诉我,”霓霓痛苦哀伤的瞅着他。“他为什么要救我?他不应该不顾自己的来救我的!”泪水再度狂流。“我宁愿是我躺在里面,我不要他牺牲自己来救我啊!”

麦高叹气。“我早说过他爱你的,他会不顾一切的来保护你是必然的。”

“他爱我?”霓霓更为凄苦的抖了抖唇。“可是我不要他爱我、不要他救我,我只要他好好的,只要他好好的我就什么都不在乎了。”

她揪住他的衣袖抽噎不已。“麦高,叫他不要救我啊!我不要他救我、不要他躺在里面啊!”

“霓霓…”麦高无奈的叹气。“你只希望他好好的,他也只希望你好好的啊!”

“可是…”她哽咽着,“没有了我,他还是可以活下去,而我若是没有了他…”她悲伤的饮泣。“我就活不下去了啊!”

麦高深深的凝视她。“你这么认为吗?你真的认为,他失去了你,还是可以轻轻松松的活下去吗?”

“我不管!”她抓住他的手臂将脸埋在上头哀泣。“我只要他好好的,其他的我都不管,我只要他好好的,只要他好好的呀…”

麦高反手搂住她,正想再出言安慰,突兀刺耳的高跟鞋足音吸引去他的注意力,他转头望向电梯出口,马上看到两个绝对不受欢迎的人物出现在眼前。

满脸惊慌的玛莉亚,难以置信的看着埋首哭泣的霓霓,而后以命令的口吻问道:“告诉我不是伊迪南!”

没人理会她。

“告诉我不是伊迪南!”玛莉亚更惶恐的大叫。

依然没人理会她。

她倏然瞪着满身狼狈的霓霓,破裂的衣衫,大大小小的擦伤,于是她冲到霓霓前面怒吼。

“是你!他是为了救你对不对?你这个婊子、贱人!是你害了他,是你,是你害了他…”

“住口!”麦高蓦的大吼。“是谁害了伊迪南你心里比谁都清楚,你居然还有脸到这儿来责怪别人!”

“我…”

手术室的门就在此时突然开启,一个神情疲惫的医生走出来。

“谁是塔拉米亚先生的家属?”

玛莉亚和萝莎妮雅同时冲上前。“我!”

麦高立即向前两大步,推开玛莉亚和萝莎妮雅,将霓霓扯到医生正前方。“她是伊迪南的妻子。”

医生向惊慌畏惧的霓霓略一点头。“塔拉米亚夫人。”

霓霓吞下梗在喉头的硬块,结结巴巴的问:“大、大夫,我…我丈夫他…他怎么样了?”

医生同情的看着她。“对不起,塔拉米亚夫人,请你要有点心理准备,塔拉米亚先生虽然仍活着,但他的伤势实在太严重了,我们实在没有把握他是否能够安然的度过危险期。”

霓霓嘴巴张合着,却一句话也应答不出来,麦高上前紧紧搂住她,给予支持并问道:“他的情况到底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