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我还是要退货

霓霓推着轮椅回到伊迪南的病房里,他坚持要陪她去做产检,她只好推着他的轮椅去做产检罗!

“要不要上床休息了?”霓霓边整理床铺边问道。

“不了,能多动一下就多动一下。”伊迪南自己转动轮椅到窗边。“大夫说我什么时候可以开始做复健?”

“再十天半个月吧!看你的情况如何而定。”

霓霓从抽屉里取出梳子来到他身后,帮他梳理住院后就不曾修剪过的头发。

“大夫说你的心囊似乎还有出血的迹象,最好是等完全稳定了之后再开始。”伊迪南无语的望着窗外沉思。

“伊迪南。”

“嗯?”

“你怎么没想过要留长头发?你留长头发更酷耶!”

“嗯。”

“伊迪南。”

“嗯?”

“以后你就留长头发好不好?我负责帮你梳头发,OK?”

“嗯。”

“伊迪南…”

门上忽然传来敲门声,然后是麦高推门进来,伊迪南询问的看着他。

“来了。”麦高简洁的说。

伊迪南点点头。

霓霓好奇的看着麦高,再转向伊迪南。“谁来了啊?”

“玛莉亚。”

霓霓闻言僵直了两秒,而后仿佛被炸弹炸到一般,猛一跳,她杏眼圆睁、横眉竖目,满脸肃杀之气。

“我宰了…”

“坐下。”

霓霓依然满身的怨恨。“可是…”

“坐下!”

霓霓嘟了半天嘴,终于满心愤恨不甘的坐到窗边的椅子上。

“没让你说话就不准开口,明白了吗?”伊迪南冷声命令。

霓霓哼一声,头一撇,赌气的不甩他。麦高差点失笑,伊迪南瞪他一眼,他连忙将笑声吞回肚子里。

“叫她进来。”

麦高衔命出去,伊迪南转动轮椅来到她身边,再一次吩咐。

“记得不准说话!”

霓霓哼一声,更用力的撇开脑袋。

“小心扭到脖子。”

霓霓遽然回过头来,嘴一张…

又是敲门声,这次进来的当然还是麦高,再加上一脸欣喜若狂的玛莉亚,她几乎是马上冲向前,可是才往前三步,便被麦高伸手拦住。

“你干什么?”她怒问。

麦高耸耸肩。“抱歉,伊迪南只是要和你说几句话,并没有打算要和你来个相见欢什么的,所以请你自重一点。”

“你!”玛莉亚倏的转向伊迪南。“伊迪南,你就看着你的手下这么对待我吗?”

“他并没说错。”伊迪南冷漠的说。

“我只想跟你说几句话,然后我就要休息了。”

玛莉亚怨哀的瞅着他半晌。“你想说什么?”

伊迪南冷眼瞧她。“首先,我要告诉你,不要再浪费心机了,无论如何,我绝对不可能再跟你在一起了。”

“为什么?”

伊迪南淡淡的轻哼。“因为我不爱你。”

“我知道,”玛莉亚急道:“可是以后…”

没给她罗嗦的机会,伊迪南马上接口道:“我爱的是别人。”

玛莉亚瞪着他,一直冷眼旁观的霓霓也瞪着他。

“谁?”

玛莉亚的声音微微发抖。

“我的妻子。”

霓霓霎时狂喜得想落泪,麦高朝她直眨眼。

“不!”玛莉亚脱口低呼。“你不可能爱她,我知道,你只是为了孩子…”

“就由孩子这一点,你就该明白我的心意了。”伊迪南断然接腔。“我有过无数的女人,如果我只是想要孩子,随手一抓就有一大堆女人抢着替我生,但是我只选择她,从第一次见面我就认定是她了,我只愿意让她替我生孩子,别的女人都不够资格,只有她。”

玛莉亚难以相信的瞪眼盯着他。

伊迪南平静的回视她。“我想,现在你也应该明白我甚至愿意为她死,因为我爱她,我的心里只有她!”

玛莉亚慢慢的转眼朝向泪流满面的霓霓。

“所以,你走吧!不要再痴心妄想了,走的远远的不要再回来了,看在令尊的份上,我可以不追究这件事,但是你不能再出现在我的面前了,懂吗?”

然后,失魂落魄的玛莉亚被麦高拉走了。

伊迪南转动轮椅回到窗边,霓霓抓起床单抹去一脸的鼻涕泪水,而后又拿着梳子来到伊迪南的身后。

她轻柔的梳着他的长发。“伊迪南。”

“嗯?”

“我也爱你。”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很好。”

“伊迪南。”

“嗯?”

“我还是要退货…”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