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幸福

“该死!云蝶都快毕业了,你们到底有什么成果了?”耿介骞大声吼着。

“我已经想尽办法了嘛!于杰就是不肯给我机会结近他啊!”耿云霓无奈地道。

袁鸾英也叹道“于杰是没阻止我见云蝶,可是每次他都在一边死盯着我们,那双眼尖锐得好象什么都能看透似的,尤其是当我要说一些比较温情的话时,他显露出来的笑容,就好象在嘲笑我的演技有够烂似的,我真的有点害怕再去找他们了。”

耿介骞猝然林向耿端武。“那你呢?我知道你天天去他家,你有什么结果?”

耿端武耸耸肩。“还是老样子,二……呃、于大哥坚持要等到你们有所改变,他才愿意……”

“天杀的!改变?什么改变?我肯让她回来了不是吗?我们也承诺要对云蝶好一点了,不是吗?到底还要什么改变?”耿介骞两手朝天挥舞。“他又不让我们单独接近云蝶,又不相信我们的话,他到底要怎么样啊?”

“爸,我……”耿云霓想说什么,却招来耿介骞的怒骂。

“就是你,说什么于杰一定会喜欢你,结果呢?浪费那么多时间却什么收获也没有!跟我抢人?哼!整天在同一所校园中,回家来他又是住咱们隔壁,你到底在干什么?吃饱饭闲闲没事啃指甲吗?”

“爸,我真的尽力了,可是他就是不甩我呀!”耿云霓边抱怨,边困惑地蹙眉沉吟,“我真的不懂,我的美貌、才智都跟他那么相配,为什么他会看不上我呢?甚至……连一点机会都不给我?”

“有一点我最不明白,”袁鸾英缓缓扫过丈夫和儿女,眼光疑惑不解。“既然他有心帮云蝶,难道他真的没考虑到他要是回美国,云蝶又该怎么办吗?他不担心我们真的不再让云蝶回家来了吗?”

耿瑞文和耿瑞武互觑一眼,袁鸾英立刻注意到他们的异样。“瑞文、瑞武,你们是不是知道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

他们又交换了一个眼神,但没出声。

耿介骞立即沉声道“你们两个最好老实说,别让我对你们不客气!”

耿瑞文这才慢吞吞地开口。“爸、妈,你们真的那么讨厌云蝶吗?”

耿介骞又想破口大骂,袁鸾英急忙捏了捏他的大腿,而后谨慎地说“我们不是讨厌她,只是……”

“妈,请老实说。”耿瑞文深沉地与母亲对视。“你告诉我实话,我自然会回报一些实话。”

袁鸾英点点头。“是实话,瑞文,我们真的不是讨厌云蝶,只是无法对她付出关爱。”

“为什么?”

袁鸾英沉思了一会儿。“也许是我们的自尊心太强了,我们无法忍受我们有不如人的地方,而云蝶恰好证明了我们俩的基因中有不优秀的成分存在。”

“那叫虚荣,妈。”

“或许是吧!”袁鸾英叹息。“我和你爸同样都是在竞争的环境中成长的,我们都是独生子女,父母都爱拿我们出去和人比较。”

“表现出色,父母便将我们捧上天,若输人一着,父母失望伤心的眼神着实今人难以承受。久而久之,我们便养成不管在任何事上,都要与人争长短,长大后,太多的胜利自然令我们自认是高人一等的。”

她转眼瞧向丈夫。“我想,我们都(电脑小说站新最快)是用我们父母对我们的想度去对待你们,所以我们无法承受云蝶的失败,但她毕竟是我们生的,我们不想苛责她,只好漠视她了。”

“其实二姊并不是不聪明,”耿瑞武第一次开口。“只是原来的学习方法不适合她,于大哥用另外的方法教她,现在她已经是全校第一名了。”

袁鸾英和耿介骞都惊讶地张大了眼。“真的?”

端武重重的点头。“于大哥还说,只要再加点油,她连t大都考得上哩!”

夫妇俩惊愕地说不出话来。

“其实,于杰对你们的要求很简单,”耿瑞文接口道“只要你们不再想利用云蝶来达到你们的目的,不必你们强求,云蝶始终是你们的女儿,但是,你们的私心若是不除,你们就会永远失去云蝶。”

他神情严肃地望着父母。“我想,你们真正要考虑的是,在你们的心里,到底是你们的机会重要,还是自己的女儿重要?我希望你们能真正的想清楚,不管好坏,我们全都是你们的亲生儿女,我们都渴望你们出于父母至情的真心关爱。

不要让我们做儿女的为你们感到痛心失望。”

袁鸾英若有所思地注视着耿瑞文。而后慢慢的垂下眼睑陷入沉思之中,但耿介骞却仍执迷不悟。

“说什么为我们感到痛心失望,我们只是想争取机会,难道也错了吗?”

“爸,儿女应该是你的生命的延续,而不是你争名夺利的工具!”耿瑞文语重心长的说。

耿介骞闻言跳起来,“我是她的父亲,我有权……”

耿瑞文镇定地仰望着他。“不,你应该疼爱她,无权利用她!”

“别再说什么利用了,我说过,我只是在争取机会。”

“用你自己的能力去争取吧!爸,别想利用你的儿女,这样只会遭人耻笑而已。”

“你……”

“别说了,介骞,”袁鸾英突然将丈夫硬拉下来。“告诉我实话,瑞文,你认为我俩对你们如何?”

耿瑞文沉默片刻,而后苦笑。“就像我对云蝶说的,我们只是你们的奖杯,而不是儿女。”

“奖杯?”袁鸾英苦涩地喃哺重复着。“只是奖杯吗?你……不觉得我们……爱你们吗?”

“爱?”耿瑞文嘲讽地笑笑。“有啊!我们表现得越好,你们的爱就给得越多,我们表现得不好,你们的爱也自然减少了。”

“天哪!我……”袁鸾英低呼。“真是那么糟糕的母亲吗?”

耿瑞文沉默无语。

袁鸾英缓缓转向小儿子。“你……也是这么想吗?”

耿瑞武同样低头无语。

袁鸾英望向耿云霓。

耿垂霓摇摇头。

“我不知倒大哥在说什么,表现好当然有资格得到更多的关注,表现不好活该被冷落,这有什么不对?”

袁鸾英又注视她许久,而后缓缓站起来往卧室走去。“我想,我需要好好的想一想。”

耿介骞一头雾水地望着妻子的背影。

“她是怎么了?”

###

“我只是……”袁鸾英望着开门的于杰。“想来尝尝云蝶的手艺。”

于杰回视她,片刻后,他慢慢露出笑容。“正好,小蝶正在做拿手的凉粉,你有口福了。”

袁鸾英进去后,略一打量。“瑞文说这里都是云蝶在整理的。”

“是啊!她手脚很俐落的,三两下就干干净净了。”于杰领着她来到餐桌边,“请坐。”然俊朝在厨房里忙碌的云蝶叫道“小蝶,好了没?你妈也来吃消夜了。”

“耶?”云蝶猛然转身,“妈?你来了?啊!请等一下,我马上就好了。”

她转回身,双手更快速地调理着。

不到五分钟,桌上便摆满了各种小菜还有一叠煎饼、虾仁凉粉、洋菜拌鸡丝小黄瓜、奶油焗白菜、凉拌三鲜豆腐、荷叶卷和芝麻花枝丸,色香味俱全,令人食指大动。

袁鸾英不可思议地瞪着满桌的食物“这……这全是你做的?”

“是啊!妈,尝尝看啊!”

袁鸾英笑笑,她夹起凉粉轻咬,咀嚼几下后,便面露惊异之色。“好吃!”

云蝶立刻开心地笑起来。“真的吗?那您就多吃一点。”

“是啊!而且最好快点吃,否则待会儿就没得吃了。”于杰一边大口大口的囫囵吞,一边口齿不清地说。

袁鸾英不解地看看他,又看看女儿,云蝶好笑地说“没什么啦!他只是……”

门铃一响,云蝶的话顿住,于杰不由得哀呼一声。

“天啊!怎么来得这这快?他是狗吗?鼻子这么灵!”

袁鸾英诧异地看着于杰更努力的往嘴里塞食物,然后转头想看看究竟是谁让他这么紧张。

耿瑞武像火车头似的冲进来,“咦?妈,怎么你也来了?啊!有凉粉耶!喂,喂,你别太过分喔!听过孔融让梨没有?”他屁股还没坐下,就忙着拿筷子抢凉粉。

“没听过。”于杰含着满嘴的食物道。

“剩下的全是我的!”耿瑞武手口并用。

“该死!还我!”

“不还,你吃那么多了?”

“小鬼,你太嚣张了,这是我家耶!”于杰不满的嚷嚷。

“嘿嘿,这是我姊姊煮的菜!”耿瑞武得意的笑道。

袁鸾英膛目结舌他望着两人争夺凉粉,云蝶悄悄的拉了她一把,“妈,快点吃,要不然待会儿就真的什么都吃不到了。”

袁鸾英有趣的望着他们躺在地毯上喘气。“他们常常这样吗?”

“不是常常,”云蝶收拾着餐桌。“是每次、每天。”

袁鸾英注意到云蝶不到一分钟就将餐桌整理得干干净净的,不自觉的脱口赞道“你真的很能干。”

云蝶端了一杯香片过来给母亲,“不是能干啦!我只是习惯了。”接着坐在另一边。

袁鸾英仔细的端详她。“你看起来脸色很不错,也很开心的样子,于杰对你很好吧?”云蝶羞涩地点点头。

“那就好。”袁鸾英笑笑。“听说你的成绩进步很多?”

“嗯!于杰说我一定考得上。”

袁鸾英凝视着她半晌。而后突然问“老实告诉我,你想念大学吗?”

云蝶愣了愣。“想啊!我……”

“不,我是说,如果你不必考虑我们,你自己本身想念大学吗?”

“我……”

“老实说没关系。”袁鸾英鼓励地道。

云蝶违疑地咬了咬下唇。

“其实我并不喜欢念书,我喜欢做菜,整理家务,我希望将来能做个好妻子、好母亲。”

“好母亲?”袁鸾英感叹道“我就从来不懂得要作个好母亲。”

“妈?”袁鸾英拍拍她的手。“或许你是应该放弃联考,不需要为了我们的虚荣心浪费时间。”

“放弃联考?”云蝶惊讶地叫道“为什么?”

“因为你考联考是为了我们,”袁鸾英轻叹。“而我希望你能为你自己过一点真实的生活。”

“妈……”云蝶感动的低呼。

袁鸾英又拍拍她的手,转口问“于杰有提过他回美国后要如何安排你吗?”

“安排?”云蝶似乎有些困惑。“他要带我回美国结婚啊!”

“嗄?”袁鸾英大大的一愣。“带你国美国结婚?”

云蝶脸羞脸红通通的。

“寒假时他带我回他家玩,他的家人都很喜欢我哩!”

“可是……即然他要带你回美国结婚,你干嘛还要参加联考?”

“我只是想证实一下自己的能力而已。”

袁鸾英迅速瞥一眼还躺在地毯上的于杰。“他真的要和你结婚?”

“嗯!他是这么说的啊!”

“可是……”袁鸾英疑惑地看着于杰。“为什么?”

耿瑞武突然坐起来,空手撑在背后。“因为于大哥是个标准的大男人,他喜欢乖巧听话的老婆,以满足他自大的心理,不希望有个漂亮的女强人老婆天天跟他抬杠;他也喜欢回象时有个温暖的窝、有热呼呼的美食、有活拨可爱的子女,而这些,二姊都能百分之百的提供给他。”

他侧向于杰问“对不对?于大……耶,他居然睡着了!”

“睡着了?”云蝶忙去拿条毯子为他盖上,还塞颗枕头在他的脑袋下面,再顺手拨去他脸上的发丝,又把他的衣服拉好,动作轻柔细腻,充满无限的柔情。

袁鸾英突然问“瑞武,你看过我对你爸爸这么温柔体贴吗?”

耿瑞武不假思索地回答,“没有!”

“在我的记忆里也没有。”袁鸾英坦承。

两人突然对看。

耿云霓也不可能做这种事,所以,她才会一点希望也没有。

事实上,所有的女强人都不可能做这种事啊!

###

顽固的耿介骞莫名其妙发现,他多年来的亲密战友……老婆竟然不再跟他站在同一条阵线了。

“我们年纪都不小了,应该为孩子们多想想吧!”他老婆居然这么说?!而他当然立刻回嘴。

“就是因为我们年纪都不小了,没剩下多少机会,所以更要把握住这个难得的机会呀!”

“那孩子们的将来呢?你为他们想过吗?”

“为他们想?我就是在为他们想啊!只要我的地位提升了,对他们当然有很大的好处啰!”

“什么好处?除了虚名之外,还会有什么好处?”

“你……”耿介骞诧异地望着老婆。“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你到底在想什么呀?”

“我在想……”袁鸾英叹道“我想在还来得及时做个好母亲。”

可是耿介骞完全不能接受袁鸾英的劝告,于是,他只能和大女儿继续奋战。

但是,学期结束了,联考也过去了,这也代表于杰就要回美国了,于是,再也无计可施的耿介骞,只有祭出杀手剑。

耿介骞猛按着电铃,袁鸾英拉住他。

“不要这样,介骞,你这样会破坏云蝶的幸福的。”

“谁教她不肯帮我,我也管不了她那么多了!”

耿瑞文则静静的看着父亲疯狂地按电铃。“你会后悔的,爸,你一定会后悔的。”

耿瑞武只是摇头,而耿云霓则是一副等着看热闹的幸灾乐祸表情。

门一打开,耿介骞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冲进去,其它人当然也跟了进去,于杰冷冷地望着满脸怒气的耿介骞。

“有什么事?”

“我跟你交换条件,”耿介骞直截了当地说“你帮我升上院长,我就不告你。”

袁鸾英再一次拉住丈夫哀求道“不要这样,介骞,替云蝶着想一次吧!这一辈子就这么一次呀!”

耿介骞用力甩开妻子的手。“不,什么事都可以听你的,就是这一次不行,我绝对不能轻易放弃这难得的机会!”

“介骞……”

耿介骞不再理会妻子,“你怎么说?”他固执地问于杰。

耿瑞文和耿瑞武左右揽住一脸惶然无助的云蝶低声抚慰着,耿云霓斜睨着她站出嘲讽的笑容。

于杰双臂抱胸,老神在在地问“你凭什么告我?”

“云蝶未满十八……”

于杰轻哼。“你忘了你签过一份文件吗?”

“那大概只是有关监护权的文件,我还是可以告你的!”耿介骞自信满满地说。

“你自认可以告得动我吗?”于杰神定神闲地问。

“不管告不告得动,凭你在教育界的身分,是不允许出这种丑闻的,你会身败名裂,会……”

“你似乎有点误解了,”于杰打岔道“我并不希罕教育界的身分,我在大学教书只不过是实现以前的想法……边工作边旅游,就算不教书,我一样可以过得很好。”

耿介骞脸色一变。“你是说你不怕我告你?”

“老实说,”于杰嗤哼。“没什么好怕的,你只不过是在浪费时间而已。”

耿介骞面容一沉。

“云蝶的名声呢?你也不管吗?如果我告你,保证一定会上报,到时候最难看的会是云蝶。”

于杰摇头叹息。“你实在是个很自私的父亲。”

耿介骞以为自己抓到对方的弱点了,他不自觉的露出得意的笑容。“如何?肯和我交换条件了吗?”

于杰诡异地注视着洋洋得意的耿介骞。“我想,我最好先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事?”

于杰缓缓往书桌走去。“你签的不是有关监护权的文件。”

耿介骞的笑容立刻消失。“那是什么文件?”

于杰打开上锁的抽屉,拿出一个活页夹,而后慢慢走回来。

“是结婚同意书。”

“什么?”耿介骞吼道。

于杰将活页夹放到耿介骞的手上。“你最好先看看这个再决定要不要告我。”

耿介骞打开文件,耿云霓和袁鸾英同时凑上去看,接着又同时惊叫。

“你和云蝶结婚了?!”

云蝶顿时傻眼,“我结婚了?我怎么不知道?”她喃喃地道。

耿瑞文和耿瑞武都忍不住失笑。

“我一直没公开,是因为我希望你们能用真正的亲情去关爱她。”于杰摇头一叹,“没想到你始终是这么执迷不悟,还有你。”他朝呆愣的耿云霓扬扬下巴,而后转向云蝶。“抱歉,小蝶,恐怕你的愿望不能实现了。”

云蝶张了张嘴,突地叫道“你骗我?”

于杰挑挑眉“有吗?我哪里骗你了?”

云蝶噘着嘴。“你答应我暂时不举行婚礼的。”

于杰无辜地眨眨眼。“我们举行婚礼了吗?没有吧?”

“呃……可是……我们不是……”云蝶迷惘地看着于杰。“结婚了吗?”

“是啊!”

云蝶又嘟起了嘴。“那你还说没……”

“小姐,”于杰大大的叹息一声。“我答应你暂时不举行婚礼,可没答应你不办理公证结婚手续吧?”

“嗄?”云蝶再次傻傻地张大嘴。“可……可是……”

“我答应你的已经做到了,现在,可以举行婚礼了吧?”

“呃……”云蝶看着一脸茫然失意的父亲。“可是我爸……”

“不能再拖了,小蝶,再拖,你的肚子就大起来了。”

“肚子?呀?”云蝶两手一张,猛低头,双眼和其它人的目光一致地射向她的小腹……微微隆起的小腹。

“是吶!准妈妈。”于杰无奈道。“你不想大着肚子举行婚礼吧?”